符生浮

不变的all金党( -`ω-)✧

关于我被指认我诬陷白菌太太和孤山太太抄袭一事

硅酸镁铝 长歌不已:

 全部图都在下面


好的状况事发是这样:



白菌脑丝发了三张截图,说是别人给的




内容大致是




“16说白菌与另一位脑丝抄袭”





这张图可以看到,我被盗号是在十点二十分,然后我被爆出来是在十一点多。




我被顶号的时候我本以为是和我绑定了的亲友,所以我没去管,埋头写作业,连码字的时间都没有。




我那天晚上一直在补作业,一直写到凌晨三点才睡觉,第二天起床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如果你觉得不可信,那很正常。




我手机那天送去维修了,我QQ绑定的密保卡在手机里,我用的是我同学的手机。




我要立马改回去的话,我只能申诉,可是QQ申诉的速度你们不是不知道,我总不可能申诉了一小时就上线去吐槽孤山和白菌吧?




以及,我和好几个好友的二十四号的聊天记录都空了,恰巧我被盗号,吐槽白菌孤山也是在二十四号。




不觉得有些可疑么?


也就是说,我们有这么一个可能性,一个人盗了我的号,向好几个人吐槽了白菌和孤山,然后把聊天记录删掉,让我没发觉,企图抹黑我和孤山白菌。




至于我为什么会被盯上,我自己有两个推论。




1,反抄袭反的太凶,被人看得不爽,想用我自己的刀抹我自己的脖子。




2.单纯的想搞乱all金。




还记得前几天的虫哥么?




在一篇关于虫哥的声明下面,我留下了一些内幕,我也在首页上发表了有关文章。




于是一心想要搞乱all金的虫哥就盯上了知道些内幕的我,欲图杀鸡儆猴。




要搞乱一个圈子,当然就挑热度高的来,于是他选上了孤山。




又是24号,我在我的一篇文里宣群了。




然后,也许虫哥也加了。




我的群名片就是乐乎id,所以想要找到我特别容易。




白菌恰好也在那个群,当有人问如何申请绿v的时候,有人发了白菌的乐乎。




这样就不奇怪为什么会提到白菌孤山了。




至于为什么扯上相思桃,可能是我和她有每晚尬晚安来的大火花。




白菌我相思桃都是绿v,孤山是热门常住户,搞起来声势必然不会小。




接下来就发生了你们看到的事情,虫哥盗了我的号,群发消息吐槽白菌孤山抄袭。




至于我为什么这么笃定是群发呢,因为我的圈外亲友也收到了。




我今晚无意之间和他说,他和我说的这件事,他一开始只是以为我半夜补作业补得脑子坏掉了才没提。




那,我为什么要这么晚发出来?




我和我的亲友在追查那个人,却什么痕迹都没查出来,对方做的太干净了,干净到让我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总结:号是我的,但是上的人不是我,我被有心之人盗了号发表了这些言论之后,被某位我的朋友看到了,然后被孤山白菌看到了,然后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证据在这里,相不相信是你们的事情,有人会觉得我自导自演,我没话反驳,因为我能力范围内能追查的都在这里。




对于今晚发生的骚动我表示抱歉,也希望大家能够明鉴,与其被他人搞的窝里斗,还不如找出那个企图破坏圈子和平的人。



金币抽出的,一开始以为是碎片,结果一看,卧槽!是卡!

小号里抽的。。。怎么说呢?开心又无语=_=吧

但还是好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与骑士,海盗,王,发小的故事1

吃饭时想到的灵感

主安金,all金。

ooc下的产物

一个骑士跟一个贫穷少年的故事

↓↓↓

“哈哈!今天运气不错!抓到了一只兔子!”

金兴奋又小心翼翼的把死兔子放进篮子里。

没想到这个矿山上居然还有这种野生的兔子,太好啦!今晚能吃一回肉了!

唔……他上一次吃到肉是什么时候呢?一个星期前?还是一个月前?

啊啊!管他的!

“嗯……天色不早了,先回去吧!”

金抬头看了下天空。

血红般的夕阳缓缓落在山峦之间,天空像是被撒了橘红色的颜料一般美丽,仿佛站在了梦幻仙境里。

今天的夕阳,也很美呢。

不知道姐姐和格瑞能不能看到。

啊啊回去吧!煮兔子去!

金把那些烦恼抛在耳后,高高兴兴的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嗯……?怎么有个人倒在这里?”

金回到自己的小破房,天色已暗。

不过,跟往常不一样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人倒在了他家的门口。

金连忙靠近一看。

躺着他家门口的是个男性,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一头喷多了发胶的棕色头发,洁白却又带着血液的衬衣,黑色的长裤。

这个人长得十分俊俏,双目紧闭着,眉头也微微皱起。手里紧紧握着两把颜色不一的剑。

“诶!这个人受伤了?!”

金一惊,连忙上去查看那位青年的伤势。

“……你是?”

没想到金刚刚触碰到安迷修的肩膀,安迷修就醒了过来。

“我…我看你倒在这里,我还以为……”

“以为我死了吗?”

安迷修轻轻一笑,勉强的站了起来。

“在下可是最后的骑士,怎么会轻易的死去。”

“……那就好。”

金一脸懵逼,这人在说啥?

最后的骑士?骑士是什么?

“那个……能不能麻烦你,让在下在此住一晚?”

安迷修轻咳了一声,有些虚弱的扶住了一旁的门。

那些人下手可真是狠的。

“可以,只是我家有点……简陋,你不在意的话。可是……”

金担忧的说:“你的伤怎么办?”

“嗯?你是指这个吗?”

安迷修指了指衬衣上的血,笑笑的说:“这个不是我的,是别人的。”

“诶!?可是你现在看起来很疲惫啊!”

金不敢置信,这个人一看就是快要重伤身亡的样子啊!

“哦,我只是被人……下了一种药,一种…让人昏睡…无…法提起力气……的药。”

安迷修说着,眼皮却不断的沉下去,最后又倒下了。

“拜托……你了。

安迷修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意思。

金眼疾手快的在安迷修要以脸砸地上前扶住了他。

唉!金看了看靠在自己肩上的男人,心里叹了口气。

不管怎样,先把他扶到床上好了。

不过……他好重啊!

金气喘吁吁的把安迷修弄到床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真是累死我了。

远处有个白发的的青年默默拿起了手机。

“老大,找到他了。”

嗯!先这样!

续集……可能明天回出吧

大概……

-=≡ヘ(*・ω・)ノ

蛋糕

依旧是同居的文

嗯……我不说废话了。

嘉金瑞金雷金安金卡金都有。


↓↓↓


卡米尔:“大哥。”

雷狮:“嗯?”

“……我的,材料。”

卡米尔淡淡的看了像是被人砸了场子一样的厨房。四溅的蛋液、胡乱飞的面粉跟糖、削的乱七八糟的水果……跟墙上像是被雷劈过的痕迹?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咳咳。”

雷狮不留痕迹的挡住了卡米尔的视线,轻轻咳了一声。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不用上学吗?”

“……我一个星期以前毕业了。”

卡米尔沉默的看着雷狮。

雷狮尴尬的呵呵一声,然后站着不动。

“……”

“……”

两人僵持了一分钟。

“咳咳……其实,我想做点东西。”

“……”卡米尔静静的看着雷狮。

“一个蛋糕…什么的,然后刚好看到有材料,就……”

“……你怎么会突然想做蛋糕?”

“突然想尝尝甜的东西。”

卡米尔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雷狮。

“好吧!我是要做给那个小鬼吃的!”

唉!卡米尔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然后越过雷狮,开始收拾厨房的残局。

雷狮乖乖的站在门边,像是个被训了的小学生一般。

过了快一小时,卡米尔终于把厨房收拾个了干净,除了墙上那被雷劈过的痕迹。

“大哥,我教你吧。”

“真……真哒?”

“别卖萌,真恶心。”

“喂喂!你怎么跟你大哥讲话的!”

…………

进过了一波三折之后,雷狮终于做出了一个看起来能吃的蛋糕。

在卡米尔快要杀人的目光下。

雷狮把蛋糕放在客厅的桌上,滿足的笑了。

我这么辛苦做的蛋糕,小鬼看到一定很感动吧。

然后雷狮就回了自己的房间里,闷头大睡。

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做一个蛋糕,还是挺累的。

~~~我是雷狮睡觉的分割线~~~

唔……雷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外面好像有点吵,难道那个小鬼回来了?!

不知道他看到那个蛋糕的反应怎么样。

想到这里,雷狮就一脸期待的从床上爬起来,走向客厅。

“小鬼!我做的……”

…………………………………………………………………………………………………………………………

雷狮一到客厅,就看到了嘉德罗斯跟安迷修,而蛋糕……已经面目全非了。

凶手,就是客厅的那两人。

“呸!这蛋糕怎么这么难吃?”

嘉德罗斯嫌弃的把嘴里的蛋糕吐出来。

“这味道……在下有点接受不了。”

安迷修皱着眉头的把蛋糕咽了下去,然后喝了一大口的水。

“咦?雷狮?……喂喂!你拿着雷神之锤做什么!?”

“啊?你这个渣渣是要打架吗?”

最后三人打了起来。


卡米尔的房间里。

……

“好吃吗?”

看着狼吞虎咽的金,卡米尔淡淡的问。

“唔!好吃!卡米尔你真厉害!”

金口齿不清的讲着,这个蛋糕真是太好吃了!卡米尔真是太好了!

呵呵


卡米尔心机boy哈哈哈!

突如其来的脑洞

同居的

主安金,雷金,微瑞金,卡金,嘉金

↓↓↓


就在一个星期前,金租了一个房子。

在这个地比金贵的凹凸世界里,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新鲜人是是不可能租的起房的。

所以,他选择了同居。

住在了一个六人合租的公寓里头。

雷狮,一个典型的富二代,不知为什么突然想住在这个平民住的小公寓里。为人放荡不羁,喜好撸串,常常带着金一起去,所以金对他的印象挺好的。只要不要天天讲一些黄色笑话还是挺不错的。

卡米尔,跟雷狮是兄弟,可能是为了看住雷狮才住在这里的吧。个性沉默寡言,喜好甜食,偶尔会分金一点。金感觉他人挺好的。

格瑞,他的发小,一听到金要在外租房就二话不说的跑来了。个性闷骚,喜好牛奶,逆鳞是金。他是金【最 好 的 朋 友】。

嘉德罗斯,六人里年级最小的,今年才高一。脾气不怎么好,是个自大狂,喜欢找人打架和油炸食品。

安迷修,一个温文儒雅的男人,自称是最后的骑士。他很照顾金,所以金很喜欢他。

“金,起来吃早餐了。”

安迷修一脸敲了敲金的房门,见没反应,挣扎了一会,就打开了门。

此时的金还在床上抱着大型布偶呼呼大睡,一身矢量箭头的睡衣,上衣的部分掀开的一部分,露出了粉嫩嫩的小肚子。

好…好可爱!

安迷修捂着自己的胸口,手控制不住的想要摸去。

不行!安迷修!你忘了自己的骑士道了吗?!

可是……

此时金粉嫩的嘴一嘟一嘟的,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讲着什么,最后嘿嘿的笑了出来,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骑士道什么的,请你消失一下吧。

欲望战胜了理智,安迷修咽了下口水,手慢慢的向金伸去。

“你这混蛋,干什么呢?”

就在安迷修快要摸到金的时候,门后突然传来雷狮的声音。

安迷修一惊,转身就看到了门口的雷狮跟卡米尔。

“你怎么在这里?”

安迷修理了理情绪,把到了嘴边的mmp咽下去。

“呵!我还问你呢?我就奇了怪了,叫个人怎么这么慢,原来是你这猥琐的骑士想要对金行不轨之事呢。”

雷狮无奈的摆摆手,不屑的说。

“真是的,想要就说出来嘛,偷偷摸摸的算什么。”

“你!我才没……”

“嗯……唔…”

床上的金皱了下眉头,呢喃了几句,慢慢睁开眼睛。

水蓝色的眼睛有着刚起床的迷茫,带着丝丝疑问,金说。

“你们,怎么在我房间里?”

喝着牛奶的格瑞感到了不对劲,立马冲向了金的房间,就看到了一群人集聚在那儿。

格瑞满头黑线,问发生了什么事。

“安迷修想猥琐金。”

“……”

格瑞沉默的看着安迷修,然后拿出了他的四十米大刀。

“喂喂!我只是想叫金起来啊啊!”

安迷修往后推了几步,一脸懵逼的拿出冷热流抵挡着格瑞的攻击。

雷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跟金聊着天。

“他们在干什么?”

“打架。”

“诶诶?!不行,要快去阻止!”

“小鬼,你听过什么叫相爱相杀吗?静静的看戏就对了。”

“噢噢!”

“F**K!你们一大早吵什么呢?!”

嘉德罗斯一脸我很生气的穿着睡衣走了过来。

“嘁!你们打架也不叫我。”

说完,嘉德罗斯就拿出了大罗神通棍,强行加入了战局。

“嘉…嘉德罗斯也跟他们打起来了,要不要去阻止他们?!”

“小鬼,你知道什么是三角恋吗?乖乖看戏就对了。”

雷狮一脸宠溺的摸着金的头。

“哦哦!”

卡米尔:“……”

大哥你NB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社会我雷总,人恨话不多!

本局雷狮为最大赢家!

嘉德罗斯与安迷修的暗中较劲1

这篇主嘉金,安金,微瑞金,雷金。

all金什么的最棒了( •̀ω•́ )✧

雷德祖玛失踪设定

那么↓↓↓

“嘁,那个渣渣又来了。”

正靠着巨石微眠的嘉德罗斯突然张开眼,看向左前草丛的方向。

他对渣渣的感知力可是很强的。

果不其然,在几分之后,左前草丛就微微耸动,几瞬之后,一个身影就出现在了嘉德罗斯面前。

那是一个金发的少年。

“嘉德罗斯!”

金一见到嘉德罗斯,便激动的大喊了起来。

他就知道他在这里!不枉他迷路了这么久!

“我们去打怪吧!”

金这么说。

“不要。”

嘉德罗斯直接拒绝。

虽然,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想要,但是为了自己伟大形象,他还是选择了拒绝他。

“诶诶!!!啊啊!!呜呜X﹏X”

金坐倒在草地上,微微叹了口气。

“格瑞不在,雷狮也不在,紫堂凯莉不知道去干什么去了,连你也不能陪我的话,就只能去找安迷修了。”

“可我不知道他在哪啊!”

……

“去哪?”

一听到金要去找安迷修,嘉德罗斯就坐不住了。

“呃呃……没想到。”

金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傻乎乎的笑了笑。

……蠢,什么地方都没想好就直接冲到他这了是吗?

真是的,有那么喜欢我吗?

嘉德罗斯脸微微一红,但他显然忘记了金说的格瑞和雷狮两人。

也许是故意忽视的。

嘉德罗斯心情很好,就拿出了大罗神通棍,变大,坐了上去。然后对金伸出了手。

“过来,渣渣,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噢噢,好。”

…………

大罗神通棍的速度很快,金叫的也很开心。

“哦哦哦!啊啊啊啊!!太刺激啦!”

“吵死了!你这个渣渣!”

就当嘉德罗斯快飞到目的地的时候,他突然感到了一丝不详的气息。

“这是……”

一想到是谁,嘉德罗斯立马带着金往反方向飞。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金……嘉德罗斯,你们怎么在这里?”

安迷修解决了最后一只怪,就看到了天上的金跟嘉德罗斯。

金怎么会跟那个大赛第一的小孩在一起?

安迷修感到奇怪,但也多说什么,跟金打了个招呼。

“安迷修!你怎么在这里!”

金欣喜的从大罗神通棍跳下去,完全没看到嘉德罗斯已经黑掉的脸,就跑到了安迷修身边。

“我在这里杀怪,你呢?”

安迷修微微一笑,对金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

“我也是跟嘉德罗斯来这里杀怪的,要不要一起组队!”

“这个嘛……我自然是没问题的,可还是得看看你同伴的意见。”

安迷修看向金身后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看着金一脸期待的望着他,心里mmp。

老子想要跟你独处啊啊!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安迷修是怎么回事?!给老子滚啊啊!!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但是表面上嘉德罗斯还是答应了。

就这样,一个奇怪的组合就诞生了。

今天先出1,2嘛……明天在出( •̀ω•́ )✧

自己重新看了一下,文笔渣的我想撞头

还是多写几篇来练练吧。_(:зゝ∠)_

雷总的告白

架空,校园。

主雷金,微卡金,瑞金。

喜欢的就大胆的点进来吧!

↓↓↓

“啊啊……上学好无聊啊。”

“金,你的作业写了吗?”

坐在金后排的卡米尔整理了下桌上的资料,对着前排的金说。

“……我完了。”

真是没办法,卡米尔假意的叹了口气,把早已准备好的作业拿出来。

“金,你……”

啪!

坐在金旁边的格瑞最近把自己的作业扔在金的桌上,然后随意的看了卡米尔一眼,继续爬在桌子上睡觉了。

“哇啊!格瑞!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啦!”

金如同端着圣物一般的端着格瑞的作业,然后疯狂的抄写。

卡米尔:“……”

呵呵。

“金!有高年级的人找你!”

班长紫堂对金喊着:“在门口,好像叫……雷狮。”

话刚落音,格瑞就微微抬起了头,看向门外。

卡米尔默默捏紧了拳头,大哥,你这是要做什么?

“雷狮?他找我做什么?”

金矛盾了一下,他到底要先抄作业,还是去找雷狮呢?

左右挣扎了几秒,金就决定起身,找雷狮去了。

说不定他有重要的事呢!

“哟!小鬼!真慢啊,居然让本大爷等你们久,活腻了是吧?”

雷狮见金一出现,就停下了看手机的动作,笑笑的说,对身边尖叫的女孩丝毫不理。

“又没多久,你叫我是什么事啊?”

金不满的嘟嘟嘴,他还要赶快把作业抄完呢。

“你先跟我过来。”雷狮话说完,就拉着金跑了,丝毫不管金的挣扎。

“喂!你放开我!我作业还没抄完呢!”

“切!谁管你。”

雷狮扭头看了金一眼,露出一副放荡不羁的笑容。

“你!……”

金的心跳猛然停了一下,脸上微红,刚才他居然觉得雷狮挺帅的。

跑到一个没人的巷子里头,雷狮直接给金一个脚咚。

“你干嘛!”

“我想干你。”

“……”诶诶??!!!

金一脸懵逼的看着雷狮。

“你说啥?干什么?”

……听不懂吗?

雷狮的眼神渐渐深邃,琉璃紫的瞳孔紧紧的盯着金的唇。

既然听不懂,那就以实际行动来证明吧。

雷狮的嘴角挂着一股邪笑,整个身子慢慢的靠近金。

“喂…喂喂!你要干嘛,靠的这么近。”

金慢慢的往后缩,直到没有了退路。

就当雷狮快要亲上他那梦寐以求的红唇时,一只笔快速的从他和金的中间穿过。

切!搅事的来了。

雷狮不得不稍微远离了金,看向前方的两人。

“格瑞……和卡米尔?”

哦?他的那个乖弟弟是要造反吗?

“大哥……请你离开金。”

卡米尔没有丝毫闪躲,直直的看着雷狮,叫他走。

“怎么?你喜欢他?”

“是又如何?请你离开他。”

“呵呵,凭什么?”

雷狮挑衅的看着卡米尔。

“凭现在……已经上课了,雷狮,请回到你的班级。”

教务主任丹尼尔突然出现,而丹尼尔的身旁,就是刚刚消失了一下的格瑞。

本局赢家-格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寂寞的金

瑞金,雷金,all金

含黑金

微虐注意

格瑞输在了人设上

狗血剧情

↓↓↓


“格瑞……”

“别跟着我。”

“……”

又是,别跟着我吗……

金停下了脚步,目送着格瑞的离去。心里,有点闷闷的。

格瑞他,是不是不喜欢跟我玩了……

我,很讨厌吗?

……

“啊啊!!!”

金猛然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真是的!他怎么能这样想呢?他们可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啊!

“唉!我最近这是怎么了,老是想着不好的事,格瑞只是有他自己的事要做罢了。”

“紫堂跟凯莉也不在,唉!大家都是去做什么了啊?”

金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什么事,不能叫他一起吗?

哼哼~

不是在忙哦,是对你感到厌烦,不想再跟你一起了哦。

突然,一阵耳熟声音从金的脑海里传出来,打断了金的思路。

是谁?!

不愿意承认吗?你就是个麻烦的人,秋厌烦了你,格瑞厌烦了你,紫堂跟凯莉也不愿跟你玩了,你还不知道吗?蠢货。

你胡说!!

哦?是不是胡说你自己来验证吧。

之后,那个声音就在也没出现了。

“我…才不会听你胡说八道呢!”

我这就去找格瑞!

不知道跑了多久,金终于在一个悬崖边看到了格瑞。

终于找到了。

“呼!呼呼…格……!”瑞……

在那,金看到了,格瑞……跟嘉德罗斯。

他们是在打架吗?为什么,靠的那么近……

格瑞说的重要的事情,就是为了见嘉德罗斯吗?

“啊……”

金没有跨出那一步,转身就走。

我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好了,不能……被讨厌。

………………

“……”

格瑞突然向后看了一眼,然而什么都没有。

“喂!格瑞,叫我来干嘛,不是来打架的就滚一边去。”

嘉德罗斯掏掏耳朵,不屑的说:“我还要晒太阳呢。”

“你离金远点。”

“……哼!看来你是来打架的了,好啊!我奉陪!”

…………

“好无聊啊。”

金无所事事的走着,连怪都不想打了。

“其他人都在做什么呢?”

金坐在草皮上自言自语着。

“真讨厌啊……一个人。”

跟之前一样,大家,都离我而去了。

金湛蓝色的眼眸散发着一点一点的红,周围的气息也越来越冷。

要怎么做,才能把他们留在我身边呢?

呵呵……都去……

“小鬼!”

“啊,啊?!”

金猛然惊醒,抬头就看到了雷狮海盗团的四人。

“你们……”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一直跟在你身边的那几个人呢?”帕洛斯问。

卡米尔淡淡的看着金,不发一语。

“他们啊……很忙。我…很无聊。”

金呆呆的说出了这一句。

“哦?”

雷狮弯下腰,抬起金的下巴。

“要不要当一天的海盗?”

“诶?”

“跟我们一起玩吧,小鬼。”

“噢噢,好!!”

看着金身边的矢量箭头颜色慢慢由黑变金,雷狮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把金拐走了。



格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文笔还是渣渣渣渣渣,不过尽量一天两更。( •̀ω•́ )✧

这篇主嘉金,微瑞金。

修罗场什么的最爱了!( •̀ω•́ )✧

看官姥爷门有什么想看的cp或是剧情就尽管跟我讲吧!不过只有all金哦|ω•`)。

那么↓

嘉德罗斯最近很烦躁,非常烦躁。

雷德和祖玛也隐约感受到了,他们的老大最近很暴躁,就算是跟格瑞打完架心情也没好点。

这让他们非常疑惑。

“祖玛,你说,老大他最近怎么啦?”

“不知道。”

趁着嘉德罗斯在午睡,雷德和祖玛在一个稍微远点的地方悄悄讨论着。

“老大好像从来没有那样过,虽然他以前也是一副狂霸酷拽,目中无人的样子,但是也没现在这样……看哪都不爽。”

雷德摸摸下巴,叹了口气:“现在,我都不敢在他面前乱蹦哒了,深怕直接被他拆散件了。”

“……”

“祖玛?”

“……”

“祖玛,你有听我说话吗?”

“……”

“祖玛小亲亲~”

“…滚。”

“呜呜~好凶呢,不过,我就喜欢你这个范!”雷德不怕死的想要给祖玛一个拥抱,被祖玛一脚踢的老远。

……

“格瑞!你等等我嘛!”

突然,传来一阵声音。

祖玛转向声音的出处,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金和格瑞。

“走这么快干嘛?竟然对好久不见的老友怎么冷漠,你还是不是人!”

“……你烦死了。”

“真是无情啊,嗝嗝嗝……瑞。”

凹凸大赛第二,和那个傻小子?

跟我没关系……还是先回到嘉德罗斯大人那好了。

祖玛一转身,便是一愣。

原来不知是什么时候,嘉德罗斯就站在了祖玛身后。

祖玛一惊,立刻低头抱拳:“嘉德罗斯大人。”

不过嘉德罗斯并没有看他,而是一直盯着一个地方。

祖玛看向嘉德罗斯看的地方,格瑞和金。

难道嘉德罗斯大人又想打架了吗?祖玛悄悄的看了一下嘉德罗斯。

等等,嘉德罗斯大人……看的是那个傻小子?

…………

“嘿嘿,只要我和格瑞在一起,绝对是天下无敌!”

金一边走着,一边笔画着动作,自信的指向天空:“我一定,会成为第一名!”

格瑞停下了脚步,顿了一下,稍刻才再继续走,不过稍微放慢了速度。

“笨蛋。”

“诶诶!?”

…………

“第一名吗?”

嘉德罗斯喃喃自语着,看着金和格瑞亲密的动作,稍稍捏紧了拳头。

“哼!我等你!”

……祖玛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从头卡到尾啊啊!(╯°Д°)╯︵┻━┻

卡迷尔与蛋糕

天使组!我爱天使组!!

文笔还是渣,请慎入|•ω•`)

这章还是主卡金,微雷金。

“卡迷尔!快看!b我的新招式怎么样!矢量–盾牌!!”

哦,跟矢量剑盾有什么不同吗?

“卡迷尔!听说×××的怪特别多,我们一起去吧!”

不过就是低级的小怪罢了。

“卡迷尔!我买了蛋糕!你要不要……”

“……”

没办法,陪他一下好了。

“……小鬼?”

此时的雷狮,正一脸悠闲的端着一盘蛋糕,吃的高兴。见金一脸恐慌的表情,疑惑的说。

“那是我的蛋糕啊!”

金心疼的看着所剩不多的蛋糕,那可是我花了200积分巨款买来的啊!

“啊?吃几口又不会怎样。”

雷狮切了一声,把装着蛋糕盘子给了金。

“甜腻的要死。”还不忘做了评价。

金把蛋糕给了卡迷尔。

卡迷尔一脸黑线的把蛋糕塞到金怀里,走了。

“啊……走掉了。”

“什么嘛,不是你这小鬼要吃的啊。”雷狮起身,拍了拍身子,也走了。

最后……蛋糕被佩利解决了。

恭喜佩利荣获海盗团最佳清洁奖



短小啊,我会努力大粗长的!